翻譯的陷阱


翻譯的陷阱


不少單詞似是而非,翻譯的時候千萬不要望文生義,而誤入陷阱。如:

one-two 是“拳擊中連擊兩次”,而不是一種“一二”。
Two-time是“對人不忠”,而不是一種“兩次”。

翻譯例句:I can't believe that he two-timed his devoted wife!我真沒想到,他妻子那麼忠誠,他居然劈腿!

In two twos是“立刻”,而不是一種“兩兩之間”。
Three-score是“六十”,而不是一種“三分”。
Four o'clock是“紫茉莉或食蜜鳥”,而不是“四點”。
Four Hundred 是“名流、上層”,而不是“四百”。
Five-finger是“賊”,類似漢語的“三隻手”,而不是一種“五指”。
At sixes and sevens是“亂七八糟”,而和“六”無關。

翻譯例句:All you will see is a girl you once knew,although she's dressed up to the nines,at sixes and sevens with you。

這個你曾熟知的女孩,儘管盛裝打扮,仍然手足無措。

Seven-Hill City是“羅馬”,而不是一種“七山市”。
Eight-ball是“老實人”,這裡的“八” 和“發”無關。
a white day是“良晨吉日”,而不是一種“大白天”。
Yellow book是“法國政府或議會的報告書”,而不是一種“黃色書刊”。
Green-eyed是“紅眼病”,而不是“綠眼病”。
Green hand是“生手”,而不是“綠手”。
Green horn是“新移民”,而和“牛羊的角” 無關。
Green back 是“美圓”,而不是“綠毛龜”。
Yellow back 是“法國廉價小說”,而不是“黃背”。
Green line是“轟炸線”,而不是“綠線”。
Green room是“演員休息室”,而不是“綠色房間”。
White room是“絕塵室”,而不是“白色房間”。
White smith是“銀匠,錫匠”,而不是“白人史密斯”。
Chocolate drop是蔑稱的“黑人”,而不是“巧克力滴”。
Brown sugar是“紅糖”,而不是“棕糖”。
Green power是“金錢的力量”,而不是“綠色國家”。
Lady bird是“瓢蟲”,而不是一種“太太鳥”。
Dragon's teeth是“相互爭鬥的根源”,而不是一種“龍齒”。
Talk fish是“吹牛”,而不是“談魚”。
Morning glory是“牽牛花”,而不是“早晨的光榮”。
Silk worm是“蠶”,既不是“寄生蟲”,也不是“可憐蟲”。
Cat gut是“羊腸線”,而和“貓” 無關。
Barber's cat是“面黃肌瘦的人”,而不是“理髮師的貓”。
Cat's eye 是“反光路丁”,而不是門鏡“貓眼”。
Cats and dogs 是“雜物,價值低的股票”,而不是門上的“​​貓和狗”或“狗事貓事”。
Prairie dog是“草原鼠”,而和“狗” 無關。
Lucky dog​​是“幸運兒”,而不是“幸運狗”。
You dirty dog​​. 是“你這卑鄙的傢伙”,而不是“臟狗”。
Eat dirt是“忍辱”,而不是“吃土”。
Touch-me-not 是“鳳仙花”,而不是“別碰我”。
forget-me-not 是“勿忘我”。
Shooting star是“隕石”,而不是什麼“星”。
Friendly camera是“傻瓜照相機”,而不是什麼“友好攝影機”。
Funny bone是“麻骨”,指神經,而不是一種“骨”。
Jackrabbit是一種“野兔”(hare),而不是“家兔”(rabbit)。
Sweetbread是“胰臟”,而不是“麵包”。
The berries是“絕妙的人、事”,而不是“草莓”。
The Fourth是七月四號的“美國獨立紀念日”,而不是簡單的“第四”。



斯比翻譯 ‧ 香港翻譯公司
http://www.spear.com.hk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翻譯種類和外事翻譯的特點

Anyway跟Anyways的分別

《福爾摩斯》的奇怪翻譯名字? Sherlok Holmes!!!